風邪

本来想印一点无料cp塞人的
但是这个谜一般的画质让我打消了欲望
p2草稿

码了

百香果绿茶:

应该用不到[。]

初狛喵—沉迷脑叶ing:

🐴一下(我大概这辈子都用不到)

天冰雨琴:

码着!

╀┾Х+十 欺肢 ╳†ⅹ┽╁:

存一下!!!
太感谢了!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普路同攥紧了手中的匕首,使得它又深入了一分。
“我和你之间的,本不应该是爱情。”

“我尊重并且赞同你的选择。”
埃已舔舐着从嘴角溢出的血液。

是孩子!
名字叫薄冰(因为在起名的时候突然想到薄冰殉情)
其实是在心情不好时的产物
(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

晚安

* ooc注意
*黑卷黑 
       “你喜欢我吗?”她试探着,小心翼翼的靠在另一女孩的身上,把头埋到那人的颈肩旁,放慢了自己的呼吸。
       “喜欢。”埃已头也不抬地回答道。
       普路同对这面无表情的人十分不满 ,口气里略带抱怨:“你就不能好好地说一次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喜欢你。”埃已没有过多理睬她的小孩子脾气,只是用指尖轻轻抚摸着手里的书本翻开的那页,随即传来的是书页之间摩擦的微小声音。
      但只听到普路同轻哼了一声。
      埃已揉了揉眉心,然后将书本合上,像哄小孩一样地对普路同说:“好啦,别闹脾气了。你听着,我最最最最喜欢你了,那你也只能喜欢我一个人哦。”
       她又抬头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,“现在已经很晚了,我们睡觉好吗?” 
       普路同被她的语气逗得咯咯地笑,这才心满意足地躺下。
       埃已轻轻道了一声晚安,为她盖上被子,也靠在她身边睡下。
       “卷卷。”在黑暗中传来她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  “喜欢。”她把头往埃已身边凑了凑,“嘿嘿,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  深夜,埃已被嘈杂的声音吵醒。鞭炮和烟火交杂在一起爆炸发出响亮的声音,房间里被烟火的光芒映射得有些许亮光。
       埃已将身子往下挪了挪,在身边摸索着,在发现具体目标以后缓缓靠近她的脸颊,直至用双手完完全全地罩住她的耳朵。指尖传来温暖柔软皮肤的触感,她胸部微微起伏是均匀呼吸的证明,温热湿润的气息在埃已的脸上散开。
       “晚安,好好睡。”
       普路同没有回答。
       埃已再次醒的时候看到普路同靠在床上,她望着外面的天空用别人无法听到的声音说了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 “哟你起那么早啊。”埃已并不想花费时间去按照她的口型去猜测那些文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毕竟是新的一年了嘛,想好好度过今天。”普路同笑着回应。,“托你的福,昨晚我睡得那么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埃已的脸变得红润了起来,不知是因为早晨的神清气爽,还是因为普路同的那句话。
       普路同侧过身用手环抱住埃已的腰在她怀里蹭了蹭,把头靠在她的腿上,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猫一样。
       埃已揉了揉普路同的脑袋。普路同的发质一直很好,柔顺而又不毛糙。
        “卷卷。早安吻。”普路同突然抬起头来。
       埃已想了想,掀起她的刘海 在额头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。
       “就当做新年礼物好了。”

*十级辣眼注意
* bug巨多
* ooc注意
(表达的永远和想象不符系列)

普路同日记

*ooc注意
*黑卷黑
X年X日 天气晴
我已经不记得自从她走后我有多久没有写过日记了,但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重大日子。
时隔一年,她第一次给我打电话。
这也是我极为罕见的响一次就接了陌生号码。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大概是直觉吧。
“是我,”她的声音略带沙哑,“普路同。”
我很激动,这种心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。
“埃已!我好想你!”我已经无法组织语言了。
“嗯.......我也是。”
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听到她轻轻咳嗽了几声,我现在很后悔当时没有问她的身体状况。
“你在那里好吗?”刚说出口这种僵硬的话语我就为此感到尴尬。
普路同啊普路同,你怎么能对自己的爱人说出像问候点头之交一样句子呢?
“还不赖,只不过........”一声巨响让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。我这时候才注意到她哪里的天气很差。
我仔细听见了风用力敲打窗,雷声由远到近,雨越下越大的声音。
“.........好好待着,最近几天别出门了.........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?”她好像有些焦躁。
“好好好,都听见了。”我尝试着询问她:“你那里天气不好吗?”
她沉默了很久,这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。
“还好。”她避开了这个问题,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安。
随后她又说了些什么,不过我忘记了。
“普路同。”
她突然很认真的叫了我全名。
“你要记住,我........”
在这个时候,电话突然断了,像是被一下子切断的。
但我再次拨打这电话号码,却都是无法接通。
我很害怕。